当前栏目:资料专区

一定去看上一看

admin / 2020-06-05 07:04

在繁华的c城市的大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在不停的忙碌著。唯有一个人望著窗外想著自己的人生问题。那人就是影子轩我了。我今年十九岁,身高一百七十六公分,属于皮包骨头型,削尖的脸上戴著一副度数不浅的眼镜,由于自己看上去像干尸,所以几乎没有美眉看上我。悲哀啊!但没想到的是,我的命运会如此的惨败!想想自己好不容易熬过了小学六年,国中三年,高中三年,终于到了要上大学的美好时光!可是,啊…那该死的考试硬是不让我过,我的大学梦破了!哎!这也不能怪谁,从小学来,我的成绩就是倒数。虽然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但我一直朝著我的大学梦坚持著这倒数的名号,这一下来就是十二年,我,我容易吗我!可没想到我的人生目标就这样消失了!以前有人问我:“你脑袋那么差劲,上大学干什么?”当时我嘲笑他们,燕鹊安知鸿鹄之志道:“切!你们真是一群笨蛋!当然是为了泡更多更好的美眉了!”考试落榜,也不代表自己不能上学啊,哎!我还是比较乐观的,于是向父母提出去旅游,好换换心情的提议,没想到居然同意了,但唯一的条件就是带上一个人—我的妹妹!“哥,你发什么愣呢?车快开了!”“哦,来了!”我有气无力地回应著我妹妹子伊。子伊比我小三岁,刚好也是毕业生不过是初中毕业,但她和我截然不同,她以全校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入我们c市最好的高中!从小我这个当哥哥的就被她十分的“照顾”,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成绩与我有著天壤之别,且深得老师的喜欢!在家?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掌上明珠还亮…等她上了初中后,竟然变成了难得一见的美女,所以后面常常有一大群男生跟著。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她漂亮!或许是常年生活在一起的缘故吧!这话可不能让她的fans们知道了,要不然我可死定了。经过长时间的旅途,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哥,醒啦!到了!睡得像猪似的!”子伊推著我“我是猪?猪有我帅吗?有我帅不说,你见过有这么瘦的猪吗?如果我是猪,那你也就是猪的妹妹,你说说你什么猪呢?嘿嘿!”我得意的看著她。啊!不好!子伊顿时给我头上敲了一记。一路上我们边爬山,边欣赏这大自然所造就的美丽景色,青山环抱,鸟叫蝉鸣,谷底还有清澈见底的湖泊,在阳光的照射下,湖面泛著金光,一闪一闪,像是面明镜,刹是好看!可惜我跟著这刁蛮的妹妹一起确实没什么好心情来欣赏。本想找个漂亮美眉跟我一起来的,可惜…“哇!这?的景色比书上写的还好看!好美丽的景色啊,加上今天的天气…哥!你快点啊!”子伊回头道。“晕倒啊!你来试试背上几十斤的背包看看!”我喘著粗气回应著她。“人家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头脑简单不说,爬山都这么慢,还不如我这个淑女呢!”“淑女?就你?呵呵,是是是,淑女,淑女”见她开始挽袖子,我马上改了口。“前面有个凉亭,我们去那边休息下吧,免得把你累坏了!”子伊指著前面不远处的亭子朝我说道。“呵呵,我的妹妹还真替人著想啊!”“你可别误会,我是怕把你累坏了,没人提那么重的背包了!”“…”我们在凉亭?坐了下来。“恩,这?真凉快啊!水来!”子伊坐下发出感叹,接著又向我伸出了手。我老老实实的从背包?取出一瓶水递给她。自己也喝了起来。“这?的景色果然名不虚传啊,听说最近有很多剧组到这?来取景,运气好说不定能看到明星呢!”我知道子伊是个影迷,所以向她透露点有关这方面的资讯。“真的?太好了,说不定能见到我的偶像呢!”她立即站了起来,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围著石桌绕了个圈。脸上又充满了憧憬。一看便知道她又在幻想了…我故意泼冷水道:“但是由于害怕类似像你的影迷引起狂热,所以那些剧组都是隐秘的进行!”顿时她脸上的微笑不在了,回过神来,看著我,又露出一脸的诡笑,我一看,心下叫糟…“轰!!”毫无征兆的一阵雷响,在山?徘徊,久久不能停息。子伊也一下扑在我坏?,一看就知道她被吓倒了,连脸都白了!我看看她,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扑哧”笑了出来。她见我笑,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网站脸马上就红了, 手机报码网现场开奖网站红的真是可爱啊, 赛马会开奖记录于是在她脸上轻轻地揪了一下。“臭死了你,多少天没洗澡了!?”她岔开道,又推了我一把。“爬山啦,小姐,当…”“轰!!!”话未说完,又是一阵震耳的雷响!子伊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可怜巴巴的看著我。我心想:嘿嘿,平时都是你在我头上,今天我来整整你!嘿嘿!于是道:“我去方便下,你在这?等我哦,不要乱走,小心被雷给劈到了!”“你别吓人家!快去快回!”她嗔道。“是!遵命我的好妹妹!”我嘿嘿,干笑两声就朝丛林走去。刚到丛林,天空迅速暗了下来,乌云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看来是真的要下雨了!我也躲了起来开始看戏。只见子伊,一会看看这边,一会看看天,一会又望望山的那一边,一会坐著,一会站起来走动。我心?得到了平衡,正准备“现身”,突然我的余角瞟到两道光芒一闪既逝,就在林子的深处。咦!是什么东西?有人在那边照相吗?不对啊!相机没那么强的闪光吧?哦!一定是拍戏的剧组!哇!真让我发现了,嘿嘿,一定去看上一看,顺便偷拍下来,送给妹妹子伊,好做补偿。于是我朝闪光消失的地方走过去。没走多远,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平地,地上全是过膝的杂草,还有些木桩。但却没看见什么剧组,真有点失望。当我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隐隐约约发现了两个微微发光的东西,一红一蓝,光很弱,要不是乌云把太阳光给挡住了,还真看不见,而且在杂草?掩埋著。我小心翼翼地朝那发光的东西走过去,咽了咽口水,资料专区还是有点害怕,是不是什么幽灵或者鬼魂之类…好奇心推动著我前进,虽然人家说好奇心会害死人的,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万一是什么宝贝,我不就发了吗?谁还上什么大学啊!一辈子就是荣华富贵了啊!我边走边幻想著,慢慢的走到离我最近的那发著红光的东西。走近了一看。“呀!”我一惊讶的叫了一声。是—鬼魂啊!晕倒!这世界还真存在鬼魂这东西吗?只见躺在地上的“鬼魂”一身破烂的怪异衣服,最惹人注目的就是他那一头暗红色的长发。好酷!别怀疑我就是不怕鬼。我小心翼翼的靠近那红色的鬼魂,轻轻的碰了一下,发现居然是实体,能够感受到,难道是僵尸?还是红毛的?!于是我又用手推了两下,看有没反映,还是一动不动!我鼓起勇气,移到他身旁,去看他有没僵尸的獠牙。脸被埋在了土?看不见我把他翻过身来,顿时满头大汗…居然长这么帅,虽然脸上很脏,但依然能够看见他那张帅气迷人的脸!当然迷不倒我…只见他刀型眉,鹰喙鼻,带点邪恶的脸。邪恶的脸?什么脸?自己去想吧!可惜看不到他的眼睛,但依然能够感觉出这人的非凡气质。长长的暗红色头发,把他的脸遮住了一大半,我看的出神,去拨开他的头发…“啊!…”头发被遮住的脸居然出现了裂痕,裂痕中发射出暗红色的光芒,似乎要迸发出来。我不自觉的想去摸他那裂痕的皮肤,还没碰触到,脸上带裂痕的皮肤开始脱落,但并不是落在了地上,而是向上飞了起来,升了空,而后露出皮肤底下的暗红色光芒。我吓的连忙把手缩回来。可还没缩回来,手一下就被抓住了。一股钻心的痛楚“啊!好痛啊!”那红人慢慢的睁开了眼,他的眼睛竟然也是红色的,那可怕的眼神死死的定著我,同时他的皮肤也加快了龟裂和脱落,皮肤地下全是红色,就像是地狱来的恶魔般恐怖极了。“小子,我快不行了,但我希望在我死之后,你帮我做件事!”那红人居然说话了,真是让我惊讶!由于手的痛苦我忘了害怕,朝他叫道:“先放开我,你把我捏的好痛啊!哪有一见面就叫人做事的啊!况且你叫我做我就做吗?哎呀!快松手啊!”可他并没有松手,反而大笑两声,听得出来是轻蔑的狂笑。“哼,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想做也得做,不想做也得做!”语闭感觉手上又是一阵力量透过来,顿时使我感到手的骨头要断了一般,痛的我哇哇直叫,连回他话的机会都没有。但我眼神死死的盯著他。刚想说屈服的话时他又狂笑道:“好!看来你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说完,他松开了手。仔细的看了看我,但眼?又出现一丝失望,随后又是一丝绝望和后悔。我见他的眼神如此,心?一软。哎!谁叫我总是心太软呢!又看他并不是什么坏人,于是想问问他让我帮他什么,而且眼见他快要死了,就好心帮帮他,如果是让我等他死后帮他找个好的风水地把他埋了然后树个碑什么的我还是能做到。于是我问道。“你…你要我做什么?我看能不能帮你,我尽力就是了!”可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不行的,你是不可能了,刚才我已经探查了你的身体,看来这?不是灵界了!哎!都怪我那时太冲动了…”“你又不说帮你什么,你怎么不知道我不行呢?哼,虽然我成绩不好,但可别小看了我!”他看著我愣了一下,接著有是一阵狂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没想到他竟然会问我这个问题,不过我确实想知道:“你不是鬼魂或者僵尸吗?”“哈哈哈…那些东西,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算了,时间不多了!”他又愣了一愣,眉毛一皱,眼睛虚闭,顿时发出一阵可怕的红光,似乎想到了什么接著他急切的说道:“你去先帮我看看躺在那边的人怎么样了。”说完指著不远处的发蓝光的人。我对他点头后,就朝那蓝光人走去。这蓝光人不同之处就是他拥有一头短的蓝发,背后有条龙的纹身,不过那龙暗暗的发著蓝光,仔细看那蓝色的龙,身子似乎要断裂般,好几处都出现了裂痕,或许这龙是和这蓝光人的生命有关吧!这蓝光人的样子与红光人有点神似!他醒了,微微睁开眼睛,我看见他是蓝色的眼睛,像一湾深邃的湖水,望不穿。他的嘴角流著蓝色的血。那蓝光人和红光人出现一样的情况,皮肤在龟裂和脱落,似乎也快不行了。我把那蓝光人叫醒后,红光人也走了过来,我发现他有一半的皮肤全部脱落了,情况比蓝光人还严重。“谢谢你,小兄弟。”那蓝光人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他们对望了一眼,好像有说不尽的悲痛和无奈,他们对视了一会,似乎下了什么决定,都一齐点了下头,于是他们两个人一人一边拉著我的手,我用疑惑的眼睛望著他们。“小兄弟,我们时间不多了,希望你能忍耐下,我们的仇就由你来替我们报了!”他们俩齐声说道。我想开口,但居然发不出声来。只见他们皮肤突然爆裂开,只剩下一红一蓝的发光人形体,他们抓住我的手后,红、蓝发光体迅速像烟一般,像水一样流如我的体内,我一下热一下冷,在红色这边传来爆裂的痛楚时,蓝色这边又迅速镇住这痛苦,但仍是难过之极,我的双手似乎马上就要爆裂般。只见他们慢慢的被我吸如体内,那爆裂的痛也跟著边布全身,而我却不能喊出声音来!最后他们都被我的身所体吸,同时他们的身影也消失了,只剩下两件破烂的衣服。我最终忍不住这巨大的痛楚,大声叫了出来,这一叫如雷贯耳,我也晕了过去…我突然感到身上一阵清凉,刚才所有的痛都不翼而飞了,我睁开眼,但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我就这样挂了吗?不会吧!我还没娶老婆呢!我才开始怎么就死了呢!我不要死啊!…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香港挂牌平特一肖
浏览: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